朵朵岁月

    今春的霏霏细雨是真的落在心底了,无端的浸透了窖藏的记忆,于是,朵朵岁月绽放。
但既便是新鲜的,日久也会枯燥。媚行走在苏北的县级城市,轻微的笑着,接听我的电话。年前,她在上海公司的总部工作的,但公司给了她一个发展的职位,到苏北的县城管理一间工厂。她犹豫了一些时间,还是说服了自己,离沪赴苏。媚说每个女人都爱浪漫,爱激情,但久了,都会觉得累,婚姻是这一切的终结。时间淡化了爱意,让感官变得麻木,剩余的只有性格和品质。就象再完美的情人,如果是别人的,那这种爱情只能藏在阴影下,虚幻里,哪怕你爱得痛彻心肺,及至膏肓;再不完美的爱人,那也是自己的,就可以爱得理直气壮,阳光灿烂。所以激情和浪漫并不可靠,可靠的还是性格和品质。
那,存在的性格和品质与性别有关,无关?
有关,也无关,正如你的朵朵岁月,绽放还须次第开。对生物秩序和事物顺序的感受性强弱,在伊始就左右了我们的性别意识。惟有经受了时间和世事的冲刷磨砺,才会渐渐浮现出一个人性格和品质的轮廓和质地。
“到工厂了,我要开工了。”我几乎听见媚拿遥控钥匙关车门的声音,但她仍紧紧的叮咛了一声:“但你还是不要飘落了你固守的浪漫啊,我和我们都期待着你自驾汽车,沿途拍摄着,写作着,任尔东风西风,你顾自飞扬。”
“当然,我记得了。如,花瓣,凋零也翩跹。”握一把亲情,抿笑叮咛。昨夜听雨敲阑,陡生感慨:我们这辈有血缘牵系的兄弟姐妹二十整,却多未曾谋面。古时诗人贺知章《回乡偶书》——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。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如今,我们漂泊在各自的大小城市里,有如浮萍类的庄稼,寻找到了适合生存的地方,但终究无根。虽不至于相见不相识,但未免会邂逅人群如陌路。我在我的“水立方”里发布公告,请大家发生活或工作类近照到我E-Mail邮箱里来,我要PS做一张合影。
媚是第一个发来照片的人。她的父亲和我的父亲在他们那一代的七兄妹中比邻排行老四老三,如今他们都已退休在家,关注我们的工作,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个共同点。比如,对于每个人总会遇到的“非议”,两位父亲就给出了不同的排解方式。
媚困惑于她努力工作得来的职场升迁,会受到个别人的“非议”。“幸亏我老公了解我,在我犹豫是否接受新的职位时,说‘你的个性哪里是服输的呢?又何况影子再歪也不会是真实的。’我就这样来苏北了。”她的父亲这样告诉她:每个人都在试图从自己的立场评价别人,这个立场十分多样化,可能是需要被肯定的同行,需要被尊敬的同事,需要被照顾的家人,还有需要被注意的亲戚,需要被相陪的友人。到最后就成了“盲人摸象”,每个人摸出来的都是不一样的。一旦需求没有被满足,就会有“非议”出现。至关重要的还是自信,坚持自己的目标。
我的麻烦在于我行素一致,会有错,但不否认不推卸,至多多花点时间再自我消耗更正一番就是。“傲气、敏感、个性强、不识相”褒贬不一。“谁让你是大侠,‘侠’是什么?在当下就是一种牺牲嘛,一种痛苦式的思考人生。”朋友说我缺了这些就不是我。我的父亲某天看我沉默良久,而后跟我说,完全不关注别人的非议,会被认为不合群、过于傲慢,容易丧失职场机会,但是太关注别人的非议,又会落得心神疲惫的下场。每个人总得选择,既然是选择,就会有矛盾,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把矛盾减少到最低。
媚和我不约而同的把长辈们的观点“晒”在群里。兄弟姐妹们围绕这个话题多有辩论,当晚可谓“群情振奋”。由此,我的直觉和知觉都得到了充沛的启迪,不记得哪部爱情片里有一句台词:最坏的情形,并不是你得不到你想要的,是得到了,却发现你并不想要。情场如此,职场如此,生活,也是一样吧。
宛如岁月,绽放过后,你才知道朵朵会是瞬息的美丽,会是陨落的飘逸,还会是涅磐信仰的迷惘,甚至会是直面谎言的疼痛。但,终究它丰蕴了你的一生

所有回复(0)
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,抢沙发喽...
我想说两句(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