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国的女儿

    一
星星很繁盛,街灯很温馨,古城墙很寂寥。
我孤独的倚着斑驳的青石墙,手触到初雪湿漉的迹痕,还有一株枯草萎靡的低头。四周只有风声,白日薄薄的雪落在松枝,落在岩壁,落在辽阔的平野,一片寂惨的浅白。而这丝毫阻挡不了俗世红尘的喧嚣。那么多的霓虹纷纷亮了,鳞次栉比,如游龙,如鱼戏,使这都市比白日更加诱人。
停了雪的夜,星子格外闪亮,清清烁烁,如独对你说着悄悄话。未有什么能阻挡它们的澄明,雾霭或岚烟,严霜或风雨。静静的,望着人世,守候着三百年的相约,见证着风过或恒久的爱情
一颗硕大的星就亮在亭阁顶,风吹似乎翩然而动。感觉离红尘很远,离天际很近。似乎断翅的天使,来呼你了,来呼你了,在远离繁嚣的寂寂。不语。不语。闭上双眼,风生了翼,心灵变得清空。我想我已解脱,或丢掉自己。

梅为什么生在冬季?与寒冷相伴,远离了翩飞的娇蝶。或许,它是不需要什么人欣赏的,一轮明月,自是它出嫁或亡逝的衣裳。
春天的花,得了众人的艳羡,得了精美的瓷瓶。人们小心翼翼的呵护,满怀喜悦的循香。临了,把残花夹入书本,做永恒的标识,无时无刻不提醒它的爱,或俏。
素月分辉的梅花,只有雪是它的伴侣。一滴泪融入雪里,化作清清的水,根茎吸收,瓣儿变得更加凄清。蝶儿难以飞过严冬的距离。在梅为它绽放的时候,它正睡在自织的锦绣里。
想起一首诗:一定有一些马/想回到古代/就像一些人怀恋默片/就像一些鲜花/渴望干燥和枯萎/好插进花瓶/就像那个花瓶/白白的圆圆的那么安静/就算落满了灰/那些灰又是多么的温柔动人。
那么,梅的骨灰,只能洒在洁白的大地了。

丢了一枚钻戒,戴了三年的钻戒。
费劲的去找,一无所获。
也许有些东西注定就是要丢掉的吧?比如名利,比如财富。
而唯一不能丢的,只有一种。
自己一直是个很恋旧的人。寻了五年前花边的裙子,亭亭的走在大街;寻了已久的唱片,放进庞大的录音机;得了那块小小的粉石,埋在花盆的深里。
每一件物品,每一丝纤维都是有生命的吧?剪花的时候,它会丝丝的颤抖;风拂的时候,它会跟着翩跹;蒲公英的伞儿也会尽力投向更好的山坡……
一样东西,放入心底,随风吹海蚀,越淀越沉,到最后,成了你这一辈子去不了的割舍。夕阳西下,它是最暖的余晖;风吹残年,它是隔窗而护的帘;白发苍霭,它是你头上,一丝颤颤的月光……

所有回复(0)
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,抢沙发喽...
我想说两句(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