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季的歌

    一
外面静悄悄的。夜色朦胧。人们穿着厚衣服,围坐在壁炉前,欢言笑语。盈盈跃动的烛光映在他们脸上,一派红光满面。窗户上的菱花被这煦暖的热情溶化,羞赧的,顺了眉,一路儿淌下。
十点钟,他们熄灯睡了,进入甜美的酣熟的梦。
可是某一天,我一个人在外有些孤寂了,就柔声的呼唤。画眉儿听到了,唧唧的鸣叫,而后变成婉转的欢歌。恼人的人们不理我,沉浸在他们的梦乡里。我呼呼的拥进去,“起来呀,起来呀,一起看熹微的朝阳!”他们睡眼惺忪,来到门外,呀!——整个世界为之变了,柳条儿吐绿,许多小花苞缀在老枝上,呵——呵,他们高兴的笑着。
相约去踏青。来到山上,他们走得飞快,一心想跑到山头。我用荆棘将他们勾住,他们低头,咦?这里有连翘,这里有迎春儿。
终于发现了我。

叶儿越来越茂,树木张开臂膀,为人们撑起纳凉的巨伞;花儿越开越盛,娇俏得映衬了更加明媚的蓝天。
小孩子们爬到树上,够那破泥而出的知了猴,而后,放在屋里的花木上,等待嘶鸣的蝉声;大人们摇着蒲扇,侃天侃地。
我有些孤单,嫉妒了,就呼呼的在低空凝聚了浓浓的团云,一眨眼的功夫,电闪雷鸣。我张了嘴去亲吻小孩子们,去亲吻光膀子的大人们。他们戏谑的笑着,折枚梧桐叶子顶在头上,一溜烟的跑回家了。未来得及跑的小孩子们,仰着头,咯咯的笑着,在雨中做游戏。雨水打湿了他们的发,他们的衣,他们整个儿成了落汤鸡。
可是过会儿,雨停了。我绽开笑脸,报以孩子们更多的知了猴,和远方一挂美丽的彩虹。

想来我是那个天使,可为什么落入了尘梦?我想触摸白云,触摸我那遥远的家。
天梯太陡,我在粗大的两树间系了绳子,做成美丽的秋千。
风吹起了,我轻盈的起落,离那飘渺的白云越来越近,甚至,我揪住了它的棉衣。长发散开,空中绽成流动的飞瀑。
树木抱怨说:太累了啊,停下。可我如此渴望苍穹,飞得更高了。
过了会儿,树叶纷纷落下,一片一片,如凄美的黄蝴蝶,在我脚下铺成厚厚一层。眼里滚出泪,落在地的毯。
乏了,躺下,与这秋叶合为一体,它们做了我天然的被装。秋天,就这么真的到了。

我化身飘飞的雪,不经意的装饰人们的梦。第二天,孩子们推开门,宛若洁白的童话世界。自他们出生,没看到过这么细腻柔和的景致。
穿绿衣的小哥哥和穿红衣的小妹妹拿了铁锹,小小的身子不停的劳碌,在院子里,堆砌一个大大的雪人。而后,用胡萝卜做了它的鼻子,用黑豆粒做了它的眼睛。
雪人儿,雪人儿,哄得孩子们哈哈的笑。他们在我身前身后飞跑,呵出的热气在寒冷中瞬时凝固。
原谅我哦,我渴望太阳。
太阳以炽烈的光芒照耀着我,我欢欣鼓舞,在漫漫的融化中哼着歌。
终于,我变成了清凉的小溪。
为着感恩不经事的孩子们,我凉凉的浸入了他们的脚丫。铭记,也是一种方式。
就这样,我把四季糟腾了个遍。

所有回复(0)
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,抢沙发喽...
我想说两句(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