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篇惊悚鬼故事精选之【回魂灯、夜来香、租房、703宿舍、生死路口、74路公交车】

你想看更恐怖的小说吗?

大量给力灵异故事请 添加 - 幸福丶总是缺货
  QQ :516252197  这里有一群和你一样爱小说的孩子  期待着同样爱文字的你!
友情提示:加了幸福丶总是缺货Q:516252197 他空间还有很多原创鬼故事 微小说,炫舞小说,言情小说,伤感文字等等!
  你不会了解 在你遇到我之前 一切有多么的乏味      

 

回魂灯】

  传说在亲人死的第七天晚上,回魂夜,点上用死者身上的尸油和用死者的场子做的灯芯,灵魂就会在家中显现。但灯一旦灭了,摔碎,死者的灵魂将会魂飞魄散,永世不得超生。   由于北方的天气太过于干燥,回魂灯一倒,马上就燃起熊熊大火,在黑暗中,紫红的大火就像来自地狱的地狱之火。神偷阿木心里布帽了恐惧,阿木从慌乱中从窗子逃了出去,可是,一条紫红的火舌在阿木逃走的时候,烧伤了阿木的手臂,当阿木逃出屋子时,屋子里传来了一声恐怖的惨叫,让人头部发麻的叫声……   整个屋子都被吞噬在绿色的火焰中。“不要,不要啊...”阿木从梦中惊醒,此时的阿木正满头大汗,坐在床上回忆着一个月前的场景。   阿木是一名职业的神偷,被他光临过的家庭都数不过来,阿木从未失手过。今夜,阿木手又开始痒痒的了,又再开始做起他的神偷来,不过现在的他更小心了,阿木现在有了一个助手,一个妖艳的女助手。是阿木从“集团”里收割过来的。这个女助手是在一个月前出现的,她的出现就像一只野马一样,在短短的一个月里,就成了道上的顶尖人物,道上的人个个都认为她和阿木的合作,将会是警方最大的头痛。   今夜,阿木和女助手(小萍)再次出动,可是阿木今晚心里心慌慌的,恐惧老是从心里涌上来,今晚的月亮是那么的红。可阿木并不去想那么多,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太累了。   当阿木踏进屋子时,心里出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好像自己来过这里。突然,阿木发现自己对面的桌子上,凭空出现了一盏有着绿色火焰的油灯。   阿木知道,这就是当地的“回魂灯”。回魂灯的凭空出现,让周围的一切都变的那么诡异。阿木猛地一惊:这,这不就是一个月前那间屋子吗?   阿木心里越想越害怕,回头想跟小萍说撤退,可等阿木回头,背后的小萍早已消失不见了,看不到影子。   “NND,走了也不跟老子说一声,看我回去怎样整死你。”当阿木说了这句话的时候,突然发觉四周都变了,变成一间被大火烧过的房子,而四周都布满着燃烧的气味,和腐烂的恶臭味。四周都变了,只有阿木面前的那盏回魂灯,绿色的火焰在慢慢跳动着。阿木想逃离这里,可阿木发现自己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压制住,动也不能动了。   “你还记得这里吧!”小萍只是出现在阿木的面前,可现在的小萍,却是一副全身黑焦,空洞的眼睛里,两条肥大的尸虫正在恶心的扭动。   “当初,如果不是你,我就可以在回魂夜看到我男人的归来,都是你,都是你碰倒灯,让我心爱的男人魂飞魄散,还烧死了我。”小萍的每一句话都包含着浓浓的杀意。周围的气味和小萍的样子,让阿木感觉胃里一阵阵翻腾。   “你不是神偷吗?那么……”小萍举起手,刺向阿木的心脏。   “不要,不要,求求你,不要……”阿木此时的感觉到心房空空,才知道自己的心脏正在小萍的手里,“让你也尝尝被地狱火烧的滋味。"小萍把心脏扔到回魂灯里,阿木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正在火上烧烤着,无比疼痛,灯油慢慢漫出来,火焰越来越猛,小萍轻轻的碰倒灯,这时火焰正从阿木的身上涌出来,慢慢吞没他的身体……   隔天,电视上出现一段新闻:昨晚,本省发生一起残忍的杀人案,被害人被杀于,一个月前发生火灾的一个屋子里。   【夜来香】   小丽家有一个非常大的院子,院子里种着许多夜来香。因为小丽非常喜欢夜来香的气味。所以,小丽每天都精心地给它们浇水,施肥,有时还对着它们诉说自己的心事与烦恼。每次到了夜来香开放的夜晚,小丽就邀请几个好朋友,坐在院子里观赏夜来香,沉浸在夜来香沁人心脾的香味中。由于夜来香每次到晚上香味很重,所以整条街道都弥漫着花的香味,邻居们也纷纷夸奖小丽的夜来香。   一天晚上,小丽在家看电视,忽然闻到一股非常好闻的花香,她疑惑地往窗外一看,发现许多株夜来香已经开放了,有白的,黄的,每一朵都似乎在散发着不可思议的香味。小丽觉得更奇怪了,因为现在还不到夜来香开放的时间。但仔细一想,便觉得是由于在这里长惯了,开放的比较早吧。 晚上睡觉时,小丽就沉浸在花香中睡着了,但由于夜来香的气味容易使人呼吸困难,小丽总是睡了一会就又醒过来了。睡了几次后,一直醒来,便再无睡意,穿好衣服下床,准备去看看自己心爱的夜来香。可当她准备去院子里时,听到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,那个声音很甜美,就像夜来香的花香一样。那女孩仿佛在说:“夜来香真漂亮啊,好想摘一朵,唔......但怕住在房子里的大姐姐生气。”小丽听到这,赶紧把门打开,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小女孩,白色的裙子犹如白色夜来香的花瓣,没有一点杂色。小丽以为是邻居家的小孩,非常喜欢自己家的夜来香才跑到自己家的院子的,于是便问小女孩:“小妹妹,你很喜欢大姐姐的夜来香,是吗?”小女孩笑着回答:“嗯嗯,它们真的好美,好香,我很想摘下一朵,但怕大姐姐生气。”于是小丽微笑着问小女孩:“喜欢哪一朵?”小女孩指着墙角那株盛开着的黄中透白的夜来香,小丽看到后,走了过去,用手轻轻地撇下最大的一束夜来香,走到小女孩跟前,笑着对小女孩说:“送给你。”小女孩欣喜地接过小丽送给她的夜来香,笑着用甜美的声音对小丽说:“大姐姐,你真好,谢谢,那我先回家了,大姐姐再见。”小丽还想说些什么,可那女孩忽然不见了。只剩下小丽一个人站在种满夜来香的院子中。小丽觉得很奇怪,觉得这是场梦,便使劲掐了自己一下,疼得她差点叫出来。这才发现这不是梦,但小丽忽然觉得夜来香的气味小了很多,她又看了看那株被撇过的夜来香,似乎没有了生气。这时,小丽打了一个哈欠,回屋睡觉了。   梦里,她梦到在院子里看见的那个小女孩,手里握着小丽送给她的夜来香,笑着对小丽说:“大姐姐,你差一点被夜来香杀死哦。”小丽觉得这是个玩笑,便问:“我差点被夜来香杀死?怎么回事呀小妹妹?“小女孩对小丽说:”大姐姐,告诉你吧,其实我不是人,我是一个鬼。”小丽听了,吓了一跳,全身冒着汗,对小女孩说:“小妹妹,别吓大姐姐呀,我的胆子很小的。“小女孩说:“我真的是鬼,但我不会害你,我反而救了你哦。”这时,小丽心里没那么害怕了,她问:“你说夜来香差点把我杀死,这是怎么回事?”小女孩不慌不忙的说:“我让你撇过的那株夜来香,其实它是一株已经成了精的夜来香,它想散发香味,使你呼吸困难,导致你在睡梦中死亡,那时你正好去院子里了,我便用喜欢夜来香作为借口,让你撇下一束夜来香,好让那株成精的夜来香因失去了修炼的那一个部位而死去。大姐姐,以后你可能再也见不到我了,因我做了五件好事,要去投胎了,再见了,大姐姐。”   小丽猛地惊醒,发现已经是早上八点了,便起身穿好衣服,到院子里看一下,发现昨晚被撇过的夜来香已经枯萎了,小丽惊呆了,朝着昨晚小女孩站过的地方,说了一声:“小妹妹,谢谢你,愿你投到一个幸福的家庭中。”   【租房】   张娜是某公司的白领,因为父母在老家,为了工作方便,八月一号她网上发布了租房启示。六号就有了回应,对方是一个姓钱的女人,说有一套空闲的房子想要出租,张娜先和她在网上简单谈了房子情况。   “房子是怎样的?”   “一房一厅,大概50平方。”   “有图吗?  “当然有。”随后对方发来一张房子的各部位的图片。“怎么样、房子还满意吗?”   “挺好的,着房子我租了,那租金怎么算?”   “这个我们见面谈吧?满意的话立刻就能领钥匙”   “好呀,什么时候?”   “明天中午吧,西雅咖啡馆见。”   第二天,张娜和姓钱的女人在西雅咖啡馆见面了。   “房子的租金怎么算?”张娜开门见山。   “房租很便宜的,每个月300块。”   “没问题。”姓钱的女房东当即就给了张娜钥匙。   晚上,张娜就住进了进去,在门口碰见了两个邻居,那两个邻居互相嘀嘀咕咕,还不时的朝着张娜看。   睡觉的时候,张娜做了奇怪的梦,她梦见那个姓钱的女房东骑在自己的身上,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……   第二天,警察把张娜抬出来的时,两个邻居又嘀咕起来了:“怎么样?我说这房子邪吧?你还不信。”   “看来,这房子真是有点邪门儿,之前那个姓钱的女人也是,刚住进去,隔天就死了。”   张娜被抬走之后,人群也就陆续散去。   小文在网上发布的租房启示有了回应,对方姓张,是某公司的白领……   【703宿舍】   我是才转学到这个学校的,母亲说这间学校环境好,我就住了进来。   我被安排进了703寝室,就在我住进来的第二天,一个叫木美的女孩子死了。所有宿舍的女孩都当我是个灾星,因为这事,白天我和她们吵了起来。   晚上回到宿舍,扬子和雪慧都睡了,我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,脑袋里一直想着今天和她们闹不和的事情,说着也奇怪,木美死的时候是我刚刚搬到宿舍来的第二天,木美死了怎么可能和扬子拍照呢?难道。。我越想越觉得浑身发麻,我悄悄探出头看了看扬子的床铺,怎么是空的?就算上个厕所也好,怎么会无声无息的呢?   好奇心不停地驱使着我,我觉得好奇就下床了,想悄悄的出门口,我走到门边,却怎么扳也扳不开,反而吱吱吱的声音把雪慧给吵醒了。   “你还要不要人睡了啊。你个灾星。”雪慧仍旧嘴下不留情的说道。   我只是委屈的看了看她,便上了床铺,显然她没注意到扬子不见了。   天还没完全亮,整个女生宿舍便围着厕所喋喋不休的讨论着什么,伴随一些尖叫和哭声我被惊醒了。   果不然,扬子也死了,我终于知道为什么,当我说要搬进703寝室的时候宿舍老师那一个惊讶的眼神了,从来没见过她来检查寝室,从来没见她来寝室点名过,甚至我从来没见过她上来这一楼,难道这703真的有蹊跷?   我还是想搞清楚这个问题,我不想让唯一还在这个寝室的雪慧把我当成一个灾星,我试图去找宿舍老师给问清楚,可老师老是回避我,根本不愿直面回答我这个问题,她就只敷衍了几句,说,没什么,都是巧合。  我抱着失望的心回到了寝室,天色已经晚了,只见雪慧在寝室里收拾着什么   “你要搬出去?”我有点失望,感觉自己真的是一个灾星。   “我不想死,我还想保住命,小姚,我劝你也赶紧搬了吧,这间宿舍根本不能住人,我今天去了一趟疯人院看我姐姐,我没来之前我的姐姐住704,她亲眼目睹了宿舍老师逼得这里的一个学生上吊自杀。至此之后宿舍老师为了掩人耳目托关系说我姐姐已经疯了。”她慌张的说着,一直把我当灾星的她今天如此温和的跟我说话。   正当她拿起包包要走的时候,门又像昨晚那样子打不开了,我帮着雪慧一起试图打开门,却发现窗户突然开了,我们听见了一个女人在唱歌,那歌声婉转而动听,门突然一下子弹开了,宿舍老师出现在门口,她的嘴角挂着鲜血,拿着一把水果刀朝惊慌的我们走来,我们大声喊着,叫着,对面,旁边的宿舍却没有一个人听得到。   她距离我们3厘米的地方突然用水果刀捅了自己几刀,腿上,身上,到处是血,蓬而乱的头发四处散落,她爬在地上,全身抽着筋。   雪慧已经被吓得没有知觉了,我也动不了,只见宿舍老师扭曲的对着我,叽叽喳喳的在自言自语什么:“你为什么要逼我?你不是个好人!  “我就不是个好人怎么样,不给钱你就永远也不要想我给你保密!到时候我一定让全校人都知道你和隔楼男生宿舍的事情!”   “你是不是要逼得我去死!”   “那你就去死啊!”   “你记着,我做鬼也不会放了你!你有本事就不要再上7楼来,你来了我绝对要你的命!”我隐隐约约听清楚了,这应该是那个女学生死前和宿舍老师的对话。   我的双手已经不听我的使唤了,我的双腿也是,我不由自主的抄起莫名其妙出现的一根绳子,一把抓起宿舍老师的头来,麻利的把她吊在了上面。   我开始发狂的大笑,开始发狂的大笑,直到我晕厥了过去。   事后的几天我和雪慧都转学了,我才想起来,那天刚好是7月13,是那个女学生的忌日,木美和扬子是向宿舍老师揭发了她的秘密,所以都死于非命。   听说,我们转学了之后,又有一批学生,住进了703寝室。。。。。。   【生死路口】   这里有两条路给你选择,一条是生,一条是死。我站在路口的中间,发现两边都是一模一样的悬崖,走错一步,都无法回头。   第一次做这个梦的时候是我小时候贪玩跳进河里差点死掉的时候,第二次做这个梦的时候,就在今天我被一辆小轿车撞了之后。   “唉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,我不就是买瓶水么,叫你别乱跑你还跑,你到马路对面去干什么?”男朋友阿在在病床边一边给我削苹果一边埋怨地说道,显然这次是让他担心了。   “当时我记得我过马路的时候,并没有小轿车啊,谁知道走到马路中间的时候突然就蹿出来一辆黑色的小车,我看到马路对面有卖苹果的嘛,我一时想吃,就去买了。”我感到奇怪的说着,不过也真是很奇怪,那辆车,我总感觉似曾相识   “你想吃你就告诉我呀,我去买不就得了,那辆车撞了你之后就不见影子了,当时的监控录像说得也奇怪,无缘无故显示不出来”他把削好的苹果递给了我,我咬了一口便想起了什么,拿起我胸前戴的玉石项链,缺了一个口,想起奶奶说过,这块玉石是当年太祖爷爷去盗墓的时候盗得的一块奇石,比钻石都还要坚硬,如果哪天碎了或者缺了一角,代表它帮你挡了一次灾难。   “发什么呆呢,我去买点东西,你自己在病房里乖乖的不要乱动啊。”   想必是肚子饿了买东西吃了吧,这个病房暂时只有我一个人,他出去之后空气突然变得阴冷阴冷的,我隐隐约约看到外面有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在看着我,一直盯着我发毛,我望着他,试图向他挥挥手,他却像没看到似的,还是面无表情的盯着我发毛。。   过了一会儿,阿在回来了,提了一大包吃的,我还是不停的向外面望去,他挡住了我的视线,再回头看了看。   “小羽,你在看什么呢|?”他坐下后奇怪的望向我问。   “阿在,你看门后边那个人一直盯着我,盯得我发毛,他是谁啊,你认识吗?”我说完这句话后,阿在又往门边望了一阵。   “哪里有什么人?你该不会是有什么后遗症了吧,你可别吓我?”   “真有人,你看,就在那边。”正当我手指指向门边,却没看到刚刚那个人的人影了,我突然感到一阵阴冷,全身寒毛都竖起来了。   “你看错了吧,哪有什么人?你累了就先休息休息,这么晚了,我也困了,睡吧,我就在这守着你,哪也不去。”说着我看看他,就只好乖乖听他的话闭上了眼睛,也许有他在这儿,我会更有安全感一点。   渐渐地进入了梦乡,我突然感到一阵压迫,我想试着起来,叫醒阿在,却发现叫也叫不出来,难道这是传说中的鬼压床,模模糊糊的看见刚刚望着我的那个人,慢悠悠的飘到我的床边,我看清楚了他,他没有脚,虽然血肉模糊,但是我仍旧能看清楚,这是3年前我父亲开车,无意中撞死的那个清洁工,我的父亲为了逃避责任事后逃跑了,可是这3年来他每天都过得非常煎熬。   我感觉到他双手来掐住我的脖子了,我喘不过气来,好难受,天啊,好难受。   过了好一阵,伴随着嘀嘀嘀嘀的声音我才慢慢摆脱了他。   “在你面前有两条路,一条是生,一条是死,你选哪一条?”熟悉的路口,熟悉的声音又来了,正当我要选的时候,我听到了阿在的声音,他急促的叫着我的名字。 “小羽,小羽,怎么样了,快醒来啊小羽”   迷迷糊糊的我费力地睁开了眼,第一个看到的仍是阿在着急而俊美的脸庞。   “我怎么了?”我费力的从嘴里挤出几个字   “你吓死我了,昨晚半夜三更的你喘不过气来,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就叫医生了,医生用电击把你抢救了过来。”听到这句话,我也不知道说什么,说话很费力,就冲他笑了一笑,之后的一个月,我出了院,就和父亲,家人去那个清洁工的坟前上了一炷香,烧了些金银桥,纸钱之后,让我父亲自首后,就再也没有这些事情发生了。   【74路公交车】   今天真冷,街上到处弥漫着阴冷的空气,白雾般的毛毛雨飘洒在整个城市,令人局促不安。   临近夜晚,五光十色的霓虹灯逐渐亮起,这个城市更是增添了一份妖娆,抬头望望天空,我不是在寻找什么,只是寂寞了。天上没有洁白的云彩,只有乌云团团,再仔细看看,如同一张张开的血盆大口,渐渐的靠拢我,是什么~!吐舌妖魔吗?似乎想要吞噬我,退后两步,紧靠车牌!行人匆忙的从身边走过,像是幽灵般鬼魅。   74路公交车来了,不知何时从身后冒出很多赶车的人群,随着拥挤的TA们挤进车内,车门很快紧闭,公交车开始缓缓行驶。   车内安静得连一颗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,唯独听不见所有人的呼吸声,我的心脏突然开始不规则的跳动,我有些慌张,为何?   奇怪,平时不是走延熙大道吗?怎么今天驶进三环以外了呢?   “师傅,这是去哪里?”我紧张却小心翼翼的询问。   “姑娘,我们开往地狱,你想去哪里?”声音低沉沙哑。   “师傅,你别吓我,我到体院!”   “走吧,地狱是个好地方。我们这里的人都是去哪里寻找天堂的,你会爱上那个地方的。哈哈哈哈”   “停车,我要下车,师傅,师傅!”我恐慌他的声音,像是一个鬼魂的嘶哑!   车还是疯狂的向前行驶,外面的天色已经伸手不见五指,车内的橘红色灯光逐渐亮起,我怀着恐惧的心情四处巡视旁人。   天哪!天哪!刚才一起坐车的乘客此时都是悬浮在空中,脚呢?我看不见他们的脚!天哪!这是怎么回事?他们的脸都是僵尸一般的惨白,唯独我一人站在车内。TA们有的回头看向我。   “小姐,你也是去地狱的吗?”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将脸转向我。   “啊!!!!!!!”她的脸,她的左半边脸腐烂的,脸上还淌着鲜红的血液,手臂残肉横身,肉一块一块的往地下掉……   我是做梦!别怕,一定是做梦,我捂上眼睛拼命的想那些平时觉得好玩的笑话,可是怎么也不能驱散内心的恐惧!我害怕,我真的害怕!我多希望我的爱人在,能抱着我告诉我这些都是噩梦,睡醒了就没事了,想他温暖的大手牵着我狂奔出车窗外。  “我是上午刚出的车祸,没来得及办理轮回手续,所以先去地狱报道,你呢?”那个女人的声音再次传入我的耳膜。   “不!这是做梦,一定是做梦。”透过手缝的间隙,看见她们有的开始下车。逐渐车内只剩下我一个人。我开始消沉恐惧,真的是做梦!”我安慰自己别紧张。 “师傅呢?”刚才还看见车主,此时车内就剩下我一个人。车还是在继续往前开,没人操控。   “停车!停车啊!”谁在啊,帮帮我!   我已经叫的嗓子嘶哑:“停车!求求你,上帝,帮帮我吧。”   车停下来了,难道是我的祈祷生效了吗?   这是哪里?怎么荒无人烟,外面漆黑一片,我不知该去哪里。地下全是泥泞路,深一脚,浅一脚的往前走,一定要找到一户人家。不然我会死的,冷死,饿死,或者恐慌窒息。我不该去想象如此年轻就命丧此地,唯一要做的就是拼命的想要活下去。   奔跑,一路狂奔,任凭长长的野草淹没了我的身体,任由从中荆藤划破我的皮肤,那糟糕的雨水溅满我的脸庞,寒风冷得刺骨。冷!只有不断的奔跑才能保证我的身体不被冻僵。   这个梦好长,我还没醒过来?只能寻找出口,我不能让自己死在这个真得可怕的噩梦里。   不远处看见几颗火星在闪耀,像是灯光,天哪!有人家吗?我能得救了是吗?这个消息无疑让我兴奋得不能克制自己的情绪,像是一头脱了缰绳的野马,一路狂奔,我看见希望了!生的希望。   前方像是无人家居住,是个小木屋,陈旧破烂不堪。   “吱呀!”推开门,灰尘落了我一身。踏进屋内,微弱的灯光并不刺眼,“咔嚓咔嚓”是什么声音,我想要借助灯光看得更仔细一点,我的脚被咯了一下,我弯下腰捡起一根类似棍子的东西。“是什么?”白深深的一根,很冰,有一些粘稠,是什么?不知道,扔在地上,还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,闻一下手指,腥咸腥咸的、我的胃一阵翻腾,随即作呕!像是腐烂的尸体味道。“嘿嘿嘿嘿,新来的,今晚有肉吃了……”橘黄的灯光不断闪烁,一些看不见模样的人群从地上如同春笋发芽冒了出来,他们张牙舞爪的扑向我,撕扯我的每一寸皮肤,我的凄厉声划破寂静的夜空。“她的肉好鲜嫩,味道真好……”“哈哈,喜欢她大腿上最白嫩的肉……”“恩,她好像很喜欢我们噢……”是耳边听见的声音还是来自魂魄的感应?我的手臂在地上晃动,似乎想要找到“生的出口。”   “你好,欢迎来到74路终点站!”   你想坐74《去死》路公交车吗? 【完】 看完记得点击分享到自己空间,给自己的朋友,分享快乐,一起看精彩的日志哦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 你想看更恐怖的小说吗?

大量给力灵异故事请 添加 - 幸福丶总是缺货
  QQ :516252197  这里有一群和你一样爱小说的孩子  期待着同样爱文字的你!
友情提示:加了幸福丶总是缺货Q:516252197 他空间还有很多原创鬼故事 微小说,炫舞小说,言情小说,伤感文字等等!
  你不会了解 在你遇到我之前 一切有多么的乏味      

 


所有回复(0)
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,抢沙发喽...
我想说两句(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!)